曾经有个人,写下了100句对不起,原谅我可以吗,我是真的无心的

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到底他是不是真的一句一句写
当年看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当我在整理email时,看回
也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那些年,我们到底错过了什么,放弃了什么

并不是觉得快要失去些什么,才想要grab紧一些
NO
我只是觉得有点感慨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那么的在乎自己
我很感谢他

写完这篇,我觉得够了
几个晚上连续无法好好睡觉,哭得眼睛都肿起来
我对自己说,不要再哭了
但是眼泪就是无法停止
真想把自己的双眼戳盲掉

我并不是不会痛,只是我选择什么都不说
既然是我自己的痛苦,我为什么要让别人也跟着我一起痛苦呢?
这绝对不会是我的作风啊
我可以让你们嘲笑,让你们讽刺,娱乐你们,扮鬼扮马我都ok
只要你们开心
并没有人想要成为谁的情绪垃圾桶

你不开心,我可以逗你
而我不开心,我会自己躲起来
直到我ok了,我再出来

所以很多人觉得我拿得起,放得下
其实也不
我曾经也试过站在顶楼,想着往下跳
因为我觉得好累
但理智告诉我说,死了并不能改变事实
所以我转身回家还煮了maggie面吃
(当然,并没有人会知道我曾那么消极)

我很感谢我的理智,在我最脆弱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也很感谢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

谢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猪 的頭像
安猪

~* 雁走高飞 *~

安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现在有我知道